上海援青教师赵兴洲:愿把音乐带来的快乐分享给学生

上海援青教师赵兴洲:愿把音乐带来的快乐分享给学生

上海援青教师赵兴洲:愿把音乐带来的快乐分享给学生
格子衫、牛仔裤、红棉袜,60岁的赵兴洲坐在支教学校音乐教室的白色圆凳上,讲述自己的支教经历。这一天是2020年7月2日,距离他正式退休还有166天。在将要退休之际,选择从平均海拔2.19米的上海,到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教书,赵兴洲有两方面考虑:一是想去采风,追寻“西部歌王”王洛宾的足迹,寻找创作灵感;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生物老师,他希望通过此行圆一个心心念念的梦——当一名音乐老师。一年援青时间飞快过去,赵兴洲预期计划基本实现。他在久治县的音乐课安排得满满当当,当地慕名而来的学生也越来越多……赵兴洲和支教学校久治县民族寄宿制中学的学生。 邓森淼? 图采风获得灵感,先为学校写首校歌赵兴洲是上海市嘉定区杨柳中学的老师,今年60岁。从参加工作起到援助青海支教前,他都是一名生物教师。但音乐是他最大的爱好,他反复提到,把音乐当做生命看待。回忆起刚参加工作在一所农村中学时,赵兴州和一群大学刚毕业的年轻老师每天聚在一处弹琴、唱歌、跳舞……那种快乐至今不忘。从音乐那里得到的快乐,他希望传递给更多学生。在赵兴洲看来,他个人的音乐专业素养远远好于生物。据其介绍,他曾在第六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合唱比赛获奖,会演奏二胡、小提琴、钢琴、长笛、小号等几乎所有能叫出名字的乐器,会作曲、指挥,甚至还可以制作小提琴。2019年9月,上海市嘉定区教育局发布援青报名通知后,赵兴洲发现青海果洛州久治县的民族寄宿制中学(以下简称“久治民中”)需要一名支教音乐老师,立刻有了参与念头。此行不仅能追寻“西部歌王”王洛宾的足迹,采风寻找创作灵感,更重要是能圆他成为音乐教师的梦。征询家人意见,又经过学校批准后,赵兴洲启程赶赴青海。2019年10月18日,赵兴洲辗转到达久治县。久治是青海果洛州所辖6县之一。巴颜喀拉山脉最高峰年保玉则恰好坐落在久治县内,山中有冰川、湿地、草场,还有大小湖泊百余个。年保玉则风景秀美,又被称作天神的花园,当地藏族百姓奉之为神山。年保玉则。 高宇婷? 图到达久治第一天,赵兴洲便领略了年保玉则的秀美、壮观,并将这美景默默记在心里。没想到这第一日的短暂采风很快就派上用处。当时,久治民中校长冬梅拜托赵兴洲为学校写一首汉语校歌,他立即想到神山年保玉则,等支教老师张太写好歌词,一首《神山的花园》也很快出炉。歌里唱道:年保玉则的风在轻轻呼唤,你是大山深处育花的沃土,你是神山的花园,馨香飘四方……赵兴洲想,神山的花园是年保玉则,也是久治民中,更是当地每一所教书育人的学校。赵兴洲带学生演唱校歌《神山的花园》。在久治县支教至今,赵兴洲已采风创作7首歌曲。他说这里的风是扎西、雪是卓玛,还有草地、牦牛和经幡,都是他音乐创作的灵感来源。学校多年来的第一位专职音乐教师音乐采风只是赵兴洲的一个小目标。此行援青支教,最大任务是教好音乐课。久治民中是一所初中学校,共有3个年级、951名学生,绝大部分学生是藏族。赵兴洲负责给8年级的9个班级教音乐课。到久治县第一周,赵兴洲大概了解情况后发现,学校有二胡、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长笛、单簧管、圆号、小号,还有电子琴、手风琴、钢琴,电贝司、电吉他、架子鼓等乐器,器材非常齐全。赵兴洲有些意外,这样的硬件条件甚至超过上海很多学校。不过更意外的是,冬梅校长告诉他,久治民中已有多年没有专职音乐教师了。没有专职音乐教师,学校里乐器再齐全也无人演奏。那时高原反应还没完全缓解的赵兴洲坚持每天到学校,将原本束之高阁的乐器一件一件收拾出来,修好、调好音色,为第二周教学做准备。到久治县第二周,赵兴洲正式开课。一节课过后他发现,当地学生音乐基础比预想的差一些,普遍不识简谱、不会节奏。可要想学好音乐,必须先学好乐理知识。赵兴洲重新编写课件,从“do re mi fa sol la si”开始,教学生学乐理。赵兴洲编写的音乐课件。“这边的孩子乐理基础差,要细心一点点去教,尤其是乐谱。”赵兴洲说,最终目标则是学生看谱就能唱,且唱歌不跑调。到久治县第三周,赵兴洲决定利用每周一至周五下午2点至3点,周六、周日下午1点到5点的时间,在久治民中音乐教室里,教学生学电子琴、小提琴、吉他、二胡、大提琴等。“乐理知识明白后,会发现所有乐器相通,学一样乐器,其他乐器都会。”赵兴洲说,他发现藏族学生真心喜欢音乐、喜欢乐器,就想尽可能让他们多学。久治民中课后找赵兴洲学琴的学生。 赵兴洲供图久治民中课后找赵兴洲学琴的学生。赵兴洲供图久治民中课后找赵兴洲学琴的学生。赵兴洲供图支教的日子过得飞快,赵兴洲在久治当地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很多人慕名而来,请这位上海来的老师教他们学习乐器、声乐。比如刚到久治县不久,县民族小学校长许宗军听说有一位上海来支教的音乐老师,便邀请赵兴洲为民族小学二年级至五年级学生上音乐课。这样一来,赵兴洲每周上午为民族小学学生上课,下午为久治民中的学生上课。自今年4月起,赵兴洲连晚上时间也被挤满。每晚7点半到9点半,在久治县青少年活动中心二楼总能看到他的身影。经人介绍,小学生巴桑卓玛和大学生斗拉才让、李建龙等几名学生,每晚根据赵兴洲的时间安排,分别学习电子琴和声乐课。赵兴洲说:“他们有需要,我就尽最大所能帮助他们,当老师都有这种心理,就想把所有知识奉献出来,藏族孩子的音乐天赋比上海孩子要好一些。但没有乐理基础,没有正规的音乐教师培训、指导。希望通过我的教学,让他们走的更远。”某种程度而言,赵兴洲已不仅仅是一名久治民中的支教老师,他弥补了久治县音乐培训课程的空白,只是他的“培训班”里,学费仅是藏族孩子献上的一条洁白哈达。音乐课的未来去年年底,赵兴洲在上海一个合唱队中的好友邱老师得知他在久治支教,特意捐出一个月工资,委托他为当地孩子做些什么。赵兴洲思来想去,又购买8把吉他、8把二胡捐给久治民中。他解释,喜欢学习吉他和二胡的学生相对较多,但学校仅有2把吉他、4把二胡,还是考虑让更多学生有练习、学习机会。赵兴洲还记得为久治县民族小学学生上第一节音乐课时,学生几乎是念着唱完一首《大树妈妈》。他告诉学生,音乐课不仅是唱歌课,要学的知识有很多。现在,小学生音乐学习进步很快,甚至唱的比中学生还要好,不仅能识谱,还学会新歌有6、7首,再唱《大树妈妈》已有模有样。藏族孩子音乐天分好,同时也要有好音乐教师引导。今年5月,赵兴洲还曾应果洛州教育局邀请,为全州60所学校的60名专职、兼职音乐教师讲授钢琴即兴伴奏、合唱指挥、发声训练等课程,以及音乐基础理论知识、中小学音乐课堂教学方法等。“教师中学习过音乐专业的教师12名,48名非音乐专业的兼职音乐教师,这也是果洛州音乐教育现状。”赵兴洲说。培训过程中,他请各位参加培训的老师做一次课堂展示,但最终仅8名老师报名。 “或许音乐教育在果洛州发展起来,还需要有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这里的音乐教师需要加强培训、不断学习,把藏族的民族音乐发展、传承下去。”赵兴洲说。等暑假一到,赵兴洲支教时间也满了,他要回到上海杨柳中学,继续教初二、初三生物课,直到年底退休。最近这段时间赵兴洲总在想,回上海后,这些学生一时半会也没有专职音乐教师,难免不放心。“或许可以通过网课解决下学期学生上音乐课的问题。”赵兴洲说。日前,久治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今年已新招聘4名音乐教师,这些教师将优先保障农村学校音乐教学工作。目前久治县已在为久治民中和民族小学等学校招聘专职音乐教师的事情做更多努力。?(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admin

评论已关闭。